让矿工更安全、更有尊严地采掘

  • 发布时间:2012-06-26
  • 访问量:
  • 保护视力色:
  • 收藏
[背景]
    娄底是全国19个年产原煤1000万吨以上的地市之一,有4.6万人从事煤矿采掘相关工作。娄底同时也是全国5个瓦斯灾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瓦斯突出矿井占全省的一半。近几年来,娄底煤矿的安全生产水平、防灾抗灾能力均得到了较大提升,煤矿安全生产情况和井下矿工的工作环境怎么样,一直让人牵挂。
 
[调研]
    来娄底后,一直想到矿井底下看看矿工兄弟们,6月20日,终于成行了。
    下午2时30分出发,为了节约在路上的时间,我选择了走老娄涟公路去斗笠山镇丰华煤业石坝井煤矿。
    颠簸半个多小时,到了煤矿,正赶上掘进一队下井前的进班会。我和准备下井的掘进矿工坐在了一起,认真倾听了队长谢辉关于此次下井任务和井下安全事项,并一起宣誓:“我的行为不违章,我的工作无差错。”
    换好矿工服,我到井口领取了矿灯和应急器,了解使用方法后就下井了。
    坐上俗称“猴子车”的架空人车,我的手紧紧抓住臂杆,为了避免头碰到斜巷道的顶部,我只能尽量把身子蜷缩。这种车只能坐一人,用矿灯照到迎面上来的人,在昏暗的巷道内如同一只抓住藤索在空中晃动的猴子,难怪这种车被叫做“猴子车”。
    10来分钟后,到了-88工作平台。工作人员告诉我,刚刚下行的巷道斜长有400多米。下“猴子车”向下走过几级台阶,再转个弯是-100,我又坐上了“猴子车”继续向地底深处进发。
    此时的井下静悄悄,偶尔滴水的声音越显清晰,不超过3米宽的巷道内每隔几米就贴着安全警示标语。又过了10来分钟,终于到了此行的428工作面。
    见一处有长条石凳,我邀请矿工一起坐下聊聊家常。“你是哪儿人,需要我们矿上和政府做哪些事情?”我问一位矿工兄弟。
    一位叫白红线的浙江温州籍矿工告诉我,他来矿上10多年了,在涟源娶妻生子安了家,不过现在担心的是到了50岁以后,做不动了,下不了井怎么办?
    我问矿井和相关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矿工的“五险一金”有保障没?
    “目前全市只有10%的矿工‘五险一金’全覆盖。”
    “什么原因呢?”我问。
    “一个是最近煤卖不出价格,效益不好;二是人员流动性比较大,相关转存接续的政策不完善......”
    我说:“现在企业和职工要一起想办法,建立一种务工相对稳定的办法,使矿工工作时间越长,工资相应增长,像工龄工资一样,并且要在保持稳定用工的前提下,做好养老、工伤、失业等保险工作。”
    接着,我继续朝正在进行探水作业的428工作面东巷道走去。经过了工泵房、水门闸,离探水的钻机越近,噪音越大,巷道下方排水沟内泥浆水流也越急。
    “煤在哪儿?”我问。
    工作人员告诉我,在我们头顶上负200多米的工作面,巷道的石门里面也有煤,不过各种准备没做好之前还不能开采,巷道是为了方便排水、铺设电缆、运煤等工作而建的。
    这个煤矿在进行探水作业确定掘进安全后,还是采取放炮炸石的方法,南方的煤矿几乎都是这样,掘进之艰难可想而知,每掘进一米,都是矿工冒着危险换回来的。
    不知不觉到了5时30分,上井时间到了。我又坐着“猴子车”斜着向上驶去,上井时头自然会抬,可空间实在太窄,我戴着安全帽的头几次都碰到了斜巷道的顶部。
感悟:下井之前,对井下的情况不敢想象,下井后,对井下情况不敢恭维。我选的这个矿,无论在工作环境还是安全状况,在娄底算是中上等水平,这一趟让我近距离体会了矿工兄弟们的伟大与艰辛。他们为娄底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健康,提高他们的待遇,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更加安全,更有尊严地采掘。
本报记者 段云行 贺威 整理
 
打印本页 我要纠错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