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名镇名村,传承历史文脉

  • 发布时间:2016-11-04
  • 访问量:
  • 保护视力色:
  • 收藏

-------娄底市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调研报告

 

为贯彻落实2016年娄底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大名镇、名村保护力度,留住历史文脉和文化遗产”的工作任务,切实做好我市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47-13日,市住建局会同市财政局和市文体广新局组成调研组,对全市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传统民居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54-7日,调研组到怀化市的高椅古村落、湘西自治州的老司城遗址等地进行了学习考察。现将本次调研的有关情况汇总报告如下:

一、镇村传统文化遗产现状

本次调研采取实地查看、采访、座谈等方式,共调查采访了中国传统村落3个(新化县正龙村、上团村、下团村),已申报待批的中国传统村落8个(新化县报木村、楼下村、冷水江市资江村、涟源市杨市镇孙水河桥村、三甲乡铜盆村、双峰县荷叶镇硖石村及大坪村、甘棠镇香花村。历史名镇名村7处(双峰县荷叶镇、涟源市杨市镇,新化县水车镇楼下村、正龙村,涟源市三甲乡古村落群,双峰县甘棠镇香花村、三塘铺镇枫树山村)。还调查了涟源市金石镇、茅塘镇,双峰县梓门桥镇,娄星区万宝镇的传统民居。我市镇村传统文化遗产现状如下:

(一)镇村传统文化厚重、璀璨

1. 历史源远流长。我市广大乡村,自古以来要么是梅山古村落的延续发展,要么是“庐陵填湖广”江西移民的后裔聚居地。有文字记载文物考证的历史都在1000年以上。涟源的深宅花屋大院主要是湘军将领及与其有亲缘、地缘的乡绅建造的具有徽派风格的清代大室。如杨家滩相传是连道故城所在地;三甲村是梁姓始迁祖落担定居之地;新化下团村是宋朝时奉朝瑞奉命平蛮,当地瑶人“十不剩三”,奉见当地“天下大乱,此地无忧;天下大旱,此地有收”遂定居下来;楼下村最早的民居是元代建的,后罗姓始迁祖从江西来此落担,千年古树就是见证;报木村现在还存有石垒瑶人屋遗址,为千年前梅山瑶人活动居住的见证;资江村为资水流域毛板船的制作中心、物流中心;梓门桥粟湾村形成于宋代以前,双峰县朱家八大庄园等,讲述着从事湘军军备贸易发家的历史……等等,一宅一村落就是娄底历史发展的一个个节点。

2. 文化底蕴深厚。这些镇村,总的来说,为梅山文化特征。方言十里不同话,五里不同音。服饰在上世纪70年代还保持青蓝印染大褂,头上包头巾、身上围拦身子,典型的瑶族风格。饮食上好辣祛湿,与湿气重的气候相关。崇文尚武重耕读,村村曾建有文庙武庙,文塔武塔。(如涟源三甲村,目前保存完整的古民居有50多座,每座庭院有书家写的屋名和门联。大多为教子立业读书,如“守业有先规惟商惟耕惟读,传家无异宝曰清曰恒曰勤”。士绅们设立奖学田,激励学子苦读;大办公益,修路架桥造坝建亭。代有人才。)每到腊月,村村请把师教小孩学打。一到春节,村村舞龙耍狮子。地花鼓、送春牛、打渔鼓、唱道情、三棒鼓等等应有尽有。元宵化龙、清明挂山、立夏吃丸子、端午爬龙船吃粽子、尝新、过夏至、中秋送子等等节庆到现在还传承。以曾国藩为首的湘军将领,在中国近代史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建筑、人文等方面给家乡注入了新鲜血液。除了这些共同的特征,各村落还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新化楼下、上团、下团、报木的村落为干栏式板屋,为典型的瑶族风格。山歌、武术、舞龙、草龙、地滚龙、龙灯、傩面狮舞等独具特色。饮食有冰鱼、腊肉、三合汤、雪花丸、糍粑、糁子粑制作工艺等。

 

 

 

 

 奉家镇下团村

水车镇正龙村

冷水江资江村的沿河半边街是资水水运繁荣的见证,《资水滩歌》中的“千人拱手抬毛板,万盏明灯天子山”、“煤炭出在沙塘湾”,讲的就是这里的盛况,集商贸、物流、毛板船制作于一体,是资水水运码头的代表。目前半边街存有近100米,有拴船用的300多年的“熊杨树”,古商铺。

涟源杨家滩曾有“把把戏戏南岳山,花花绿绿杨家滩”的民谣。民间流传很多修路架桥的佳话。药王传说、水火席、手工面制作、赛龙舟活动传承不断。在《清史稿》上有传的湘军将领11人。金石镇桃林坝村烧车御史谢振定故居乐恺堂,有300多年历史,1万多平方米,内有清嘉庆皇帝书写的“太学”匾额,是我市保存完整、历史最长的古建筑。建筑风格受江西移民影响。

双峰的荷叶镇是曾国藩兄弟的故居所在地。耕读底蕴深厚,将相气息逼人。富厚堂、大夫第、万宜堂,雄伟轩昂,高端大气。朱膺锡兄弟的朱家大院4处分院,特别是家训堂精美的石雕大门框、天井,在娄底境内保存最好、技艺最高。与湘军关系紧密的著名茶商朱紫桂的石璧堂,同样高端大气,从房屋的构造、院落的布局、精致的浮雕彩绘,可看出当年曾富甲一方。

 

 荷叶富厚堂

荷叶镇万宜堂

娄星区万宝镇是湘军将领刘蓉、杨昌濬以及直隶知州刘东岩故居所在地。

在被调查的镇村中,共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2处(全市共4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117地(全市23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128地(全市14处),传统民居近300处(占全市传统民居的50%)。可以说,它们是全市文化文物资源最集中的区域。

3. 建筑艺术精湛。传统村落、传统民居绝大多数按照宜居、宜子孙、天人合一的原则来建。依山傍水,依势而建,房屋院落坐向与山体、河流协调,浑然一体。

新化县下团村地形如盆中底,四面环山,板室与耕田错落有致,苑如世外桃源,河道畅通,河水清澈。正龙村梯田脚下是板室,且集中成片,村容整洁,河水清亮,远处如一颗明珠。报木村是在山尖上行走的村庄,山险水奇,一年四季云雾缭绕,院落如花瓣嵌在梯田上,四周又是苍郁的树林,如人间仙境。楼下村有千年古樟,传统民居集中成片,置身其中,如走进久远的历史。

涟源的三甲是涟水的源头,水流大,清澈干净,沿途古桥10多座保存完好。又处在安化到邵阳的必经之道上,与蓝田唇齿相依。热心公益、重视教育是这里的好传统。杨市镇建在涟水河两边,水运发达。紧邻龙山国家级级森林公园。双峰粟湾村三面为溪水,又有古井、泉塘,水资源丰富,山林茂密等等

建筑风格有3大类:苗瑶风格,翘檐干栏式板屋,集中成片,以新化县的镇村为代表;江西风格,三进九厅式,以乐恺堂、粟湾堂为代表;徽派风格,翘角屋檐、马头墙、以中堂槽门为中轴线两边对称,天井多而错落有致,从不积水,以湘军名将故居群、乡绅大宅院为代表。不同的建筑特色反映了娄底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

艺术精湛还体现在布局、木工、石工上。双峰大夫第建筑面积曾达13万平米,沿中轴线对称,由6个彼此相连又单独的院落构成。具有皇家气派。其余湘军将领故居也高端大气,重重院门,深深院落。如老刘家曾有108个天井,最大的天井有30多个平方米,采光通气、排水良好,屋中有屋,回还往复如迷宫。石柱、房梁绝大多数是整条,最长的有10多米,在没有机械化的时代,打磨、雕刻、安装,经几百年风雨天牢地稳,印证了先辈们的智慧和高超的技术。

艺术精湛更体现在雕刻、彩绘浮雕、壁画上。表达中国传统文化吉祥平安的花草虫鱼、人物等,惟妙惟肖,颜色鲜艳,虽经风雨,仍清晰可鉴。

(二)文化遗产正在快速消失

近年来,住建、文化、财政等相关部门加大了镇村传统文化保护力度,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新化县正龙村、上团村和下团村等3个村成功申报了中国传统村落,并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2015年又申报了8个村为中国传统村落,待审批通过。全市已有2个镇列入省级历史文化名镇,5个村列入省级历史文化名村。

在这些名镇名村中,双峰的荷叶镇和新化的正龙村、下团村,保护工作的力度大,成效突出,文化名镇和传统村落已具雏形。

然而,总体上我市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传统民居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在全省处在相对落后的状况,文化遗产现状勘忧,主要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 文物本体损毁严重。一是违法拆建传统民居。从2010年全市开展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登录的资料、图片和现今的情况对比看,仅5年多时间,文物随意拆建严重的有10多起:双峰香花村朱家大院伟训堂,座势大门左边新建2栋房;涟源余庆堂座势左边有一拆旧建新的一进房;老刘家有一处正在拆旧建新;娄星区刘东岩宅山门左边被拆旧新建了二厢水泥砖房等等。新旧夹杂,严重影响院落风貌。二是坍塌严重。2010年以来,因没有资金维修,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及传统民居自行倒塌成为危房的有80多处,在涟源铜盆村,又一园的主人、70多岁的陈姓老人指着对面的世业堂说“多处漏雨,还不检修,不到3年就会倒掉的。那真可惜。”双峰县县保单位西璧堂、冷江谢冰莹故居旧栋(花灼堂),娄星刘东岩宅,正逢几天大雨,调研组都走进屋里亲眼看到了倒塌的墙体、断裂的房梁、屋檐,发烂的土砖、青砖、断木随处堆放。杂草丛生。昔日的繁华衍成了今日的破败,叫人揪心。如果再听之任之,再过5年、10年,他们就会轰然倒坍在历史里,消失在记忆里。湘军将领刘蓉、杨昌濬的故居已基本消失。三是文物被践踏。涟源余庆堂的天井,四角、中间都有精美石雕,可天井成为居民泼脏水的地方。双峰家训堂的天井,中间为石雕龟蛇玄武图,四角、四边都有石雕,为娄底艺术性最高的天井,可居民在玄武图上搅水泥浆,图案模糊,天井又脏又臭。涟源老刘家的精美窗花,被从中挖掉花朵。双峰朱家大院高大的藻井、精美的照壁,基本上也是任其自然腐朽。四是盗卖传统民居构件现象时有发生,一些群众被文物贩子利用,私自拆卖古建筑构件。如世业堂的老雕花床,床的老主人去世后,两边的装饰板和顶上反下来的雕花板被偷。

2. 文化遗产消失消亡速度加快。一是传统村落快速消失。有关数据显示,以1990年和2015年比照,全市土砖青瓦四合院连片的传统村落由98处锐减到5处;传统民居由3000多家减少到500多家;传统四合院由1000多家锐减到20多家。二是非遗消亡速度加快。从前过春节,村村都把龙狮舞,舞到周边十里八乡。十二月冬至一过,村村都请把师教子弟练打(武术),民间曲艺地花鼓、三棒鼓、赞土地、打渔鼓唱道情、耍莲花落,花鼓戏、木偶戏、抬故事,是民间娱乐的重要方式。现在龙、狮被烧掉了、烂掉了,班子散了,没人教了,没人学了,没人组织了,也没人喊得动了。砖瓦匠、漆匠、木匠、铁匠、锯匠、棕匠等传统匠人在有些村已找不到了,或是有匠人无传统匠活。除了涟源杨家滩准备申报1个市级非遗项目外,其他镇村还不知道非遗是怎么回事。成了全市非遗项目申报的盲区。

3. 风貌保护参差不齐。分三类。协调型:传统建筑保存完好,集中成片,古桥梁、古道路修复保存较好,与建筑风格协调,无违法拆建现象。居民生产生活方式基本不变。地方文化、民俗活动等在逐渐恢复,村民保护意识较强,村落古香古色。置身其中,休闲舒服,唤起久远的童年记忆。如新化县下团村、正龙村、报木村,涟源市乐凯堂。基本协调型:传统建筑保存较好,比较集中,但夹杂有新建筑,有待拆除;山水田园古桥、古道、古商铺犹存,但有待修复;地方文化、民俗活动恢复很少。从外观上看,古色味大于现代味。如涟源三甲村古村落群、湘军将领故居群——锡三堂、余庆堂、云桂堂、师善堂,荷叶镇富坨村、硖石村,新化楼下村,娄星区磨子石村的古街等等。不协调型:传统民居损坏较严重,甚至成危房,未修复。且民居本体夹有现代建筑。现代建筑多于传统民居,对比强烈,严重影响村落风貌。古桥没有修复,古道、古井废弃不用,河流、山体被破坏。地方文化、民俗活动没有恢复。如新化县上团村、双峰香花村朱家大院、石璧堂、粟湾村,涟源湘军将领群故居——老刘家、铜盆村,冷水江资江村、谢冰莹故居,娄星万宝镇龙井村的刘东岩宅,等等。

二、传统文化保护的制约因素

(一)保护意识淡薄

在最近30多年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国外物质的和非物质的东西铺天盖地而来,我国传统文化和文明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人们的思想观念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发生着变化。特别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受“一切向钱看”思想的影响,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没有正确把握“保护与开发”的辨证关系,对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以及文化古迹保护意识淡薄,致使一批历史文化古迹快速消亡。造成了一些不可弥补的历史缺憾。最近几年来,人们保护历史传统文化的观念有所好转,但这种变化仍不能满足工作需要。

(二)政府重视不够

各级政府,特别是各级地方政府保护历史、传承文明的口号喊得比较响,但实际行动往往不多,具体表现在:一是没有真正将传统历史文化保护工作提上重要的议事日程;二是政府主导作用发挥不够;三是政府财政投入不多。

(三)保护规划缺失

在调整过程中,我们发现:一是县市缺乏历史文化名镇名村的总体保护规划;二是历史文化名镇名村除已获批的3个中国传统村落外,其余镇村均没有编制保护专项规划。致使乱拆乱建禁而不止,风貌保护没有刚性保障。

(四)投入严重不足

我市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传统民居,尤其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体量大,最小的占地面积有5000多平方米,最大的3万多平方米,有近100处。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传统民居有600多处,数量庞大。而全市每年从省里能争取到的文物保护资金不足200万,杯水车薪。有些传统民居虽然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至今没有从省里争取到维修保护资金,如老刘家、彭氏宗祠、锡三堂、世业堂等等,市、县财力又有限。资金投入严重不足是传统民居保护的瓶颈。

(五)合力尚未形成

调研中,我们发现,有的县市政府没有整合各级、各部门的资源,甚至各唱各的调,各行其是,没有形成工作合力,没有发挥有限资质的最大效能。

三、外地传统文化保护的经验做法

(一)怀化市的经验做法

1. 科学制定规划。怀化市会同县高椅古村落是中国传统村落、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自然风光优美。风貌保护好,道路整治、污水处理等设施建设正在有序推进。是我省保护最完好的一处古村落。他们科学制定了保护规划并按规划实行。79处古民居捆绑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整个村庄区域列入保护范围,没有乱拆乱建。

2. 结合产业发展。会同县成立了文化旅游产业公司,实行全县资金统筹,由住建部下拨的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资金1000万、文物保护维修资金3000万、历史文化名村保护资金1000多万、市县财政拨款等全部打入该公司账号。下设高椅村古村落保护开发项目部,2014年起,由市政府办领导带队,住建、财政、文化、文物、旅游等部门抽调精干力量,长期驻村指挥指导古村落保护的各项工作。

3. 村民积极参与。调动村民积极性,在古村落风貌化改造中,以政府垫资、居民分期还款的形式,鼓励居民开办农家乐或开展工艺品、土特产展示展销,分享保护成果,提高村民保护古村落意识和自觉性。

(二)湘西州的经验做法

1. 政府高度重视。湘西土家老司城遗址,本是一段消失了的土家文明,但其周边的祖师殿,溪州铜柱、墓冢等能让明其存在。1995年开始挖掘,后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过程只用了4年时间。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向省委省政府专题汇报,先后召开3次常委会议专题研究,成立专门机构,派遣精干力量,拨出巨资对遗址按土家传统风貌进行了改造,包括河道整治、道路修复等,对文化进行了挖掘,新建了遗址博物馆,用场景模拟、文字、图片、实物的形式再现历史文化、人文生态等。遗址申报先后投资近1亿元。

2. 强化规划引领。2010年以来,湘西州完成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投入12224万元,修建性保护民居17869栋,29个村成功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并全部编制完成了保护发展规划并加快城乡各类规划编制。截止2014年,该州8县市第三轮总规修改工作已经基本结束、城区控规实现全覆盖,对 129个镇(乡)域村镇布局规划已制定了详细的保护与整治实施方案。严格规划执法和管理。对违规建筑实行“零容忍”。

3. 加强制度建设。一是州政府制定了《湘西州“百千万”特色民居保护工程实施方案》,全面启动特色民居保护与整治工作。投入58977.5万元,保护整治特色民居17869栋。二是出台专项工作文件。先后出台了《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加强传统村落保护与利用工作的实施意见》、《湘西自治州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工作考核评比办法》明确了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的目标任务、工作责任和保障措施三是制定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出台了《湘西自治州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明确了农村宅基地审批程序,畅通了村民建房渠道。

四、做好传统文化保护工作的对策。

1. 提高思想认识。传统村落、历史古迹和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是祖先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保护镇村传统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就是为了留住历史文脉、记住乡愁。各级党委和政府应当站在对民族历史负责、事关国家发展和落实习总书记讲话精神的高度来认识和把握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重要性,将这项工作提上各级党委、政府重要的议事日程。

2. 加强组织领导。为了切实做好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市本级各县市区均应当成立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在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下,住建、文化、财政、文物、旅游、民宗等部门,既要各尽其职,又要做到工作协调,整合资金,集中使用,形成合力。达成高效推进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目的。市本级及各县市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实施意见。实行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挂点镇、村的制度。真正做到领导重视、统筹安排、措施有力、成效显著。

3. 坚持规划引领。坚持保护传承工作规划先行的原则,这是做好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的前提。应当做好两个规划:一是各县市做好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总体规划;二是各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和文物保护点做好保护传承专项规划。

4. 加大资金投入。要开创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新局面,就必须解放思想、转变理念、打开思路、广泛开辟融资渠道,解决保护与发展资金短缺的难题。筹资渠道主要是:一是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财政支持;市本级和各县市区财政均应当设立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专项资金,并且,专项资金额度要根据工作需要逐年递增。专项资金以以奖代投的方式对保护项目进行适当补助,建立政府对保护工作的激励机制。二是金融机构贷款(包括政策性贷款)。三是利用民间社会资本,采取PPP方式筹措资金。四是镇村及村民自筹资金。

5. 做好结合文章。应当把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与娄底“加速转型、奋力赶超”总体发展战略紧密结合起来。一方面,要以发展的眼光来加强对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的保护;另一方面,要让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在发展中得到更好的保护。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旅游景点的打造要与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实现无缝对接,使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及传统村落旅游成为我市旅游业的主板块,从而加快我市经济转型的步伐,有力地促进我市经济社会的发展。

6. 引导群众参与。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要做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保护这篇文章,就必须注重和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做好群众引导工作。一是提升群众的保护意识;二是引导群众积极主动参与保护工作;三是引导群众积极投资保护工作。

7. 加强基础工作。一是加大宣传力度,提高老百姓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度和保护的自觉性;二是挂牌保护;三是加大文物执法力度,对保护范围内的违法拆建严格执法;四是加强部门业务指导;五是加强乡贤文化建设。要发挥祠堂、族规、祖训以及乡绅、乡贤、文化名人、企业名人在村落文化保护中的作用。

8. 强化督查考核。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要加强组织协调,切实做好工作目标督查考核工作。应当将镇村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工作纳入对各县市区政府年度绩效评估的重要内容。

 

201682

打印本页 我要纠错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